技能教学

当前位置:主页 > 技能教学 >
被魔鬼驯养成奴却陷入虐恋一种匪夷所思的心理效应在作祟
发布时间:2022-07-30

  令人惊诧的是捕捉罪犯释放人质后,被囚禁训练为性奴的人质竟一反常态地袒护罪犯而与警方为敌。

  与世隔绝的地窖成了“窖主”李浩的隐秘王国,而6位人质则被他驯养成为性奴。

  比如要对李浩俯首称臣地恭称“老公”,比如限制两天一餐的饮食习惯,比如逼迫她们拍摄淫秽视频,不听话时还处以残酷体罚……

  面对7重铁门的地窖和绝对强势的“魔鬼”,被囚禁的人质只能绝望地忍受着没日没夜的压迫。

  久而久之,人质们逐渐接受了独裁者的观念洗脑,显现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症状。

  一次几个人质因此打斗起来,李浩一气之下施用暴行,打死了挑起争端的领头者。

  这是我国近年来最严重的一起性奴案,也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在我国引起广泛关注的一个契机。

  人们满腹疑惑,两种极端情感是否存在未曾发现的共通机制?它们又是怎么实现转化?

  被害者通常在绑架初期,生命受到胁迫与无法逃脱的未知期望下会产生极度恐惧的情绪。她们的心理预期无限接近防线的极点。

  *注:强化理论是由美国心理学家斯金纳等人提出的一种理论。通过惩罚与激励两种手段施加,培养强化物相应的行为。

  弗洛伊德的“反作用”理论*虽然比“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名词提出得要早,但也正好契合了对这一现象的解释。

  于是她们在心理中构建出更易于接受而完全相反的假象:绑匪对她们的伤害其实是一种关爱的表现。

  斯德哥尔摩,这个每年见证诺贝尔奖荣耀诞生的瑞典首都,又怎么会与这奇怪的症候群扯上关系呢?

  当时研究这起案件的Nils教授发现了人质对绑匪出乎常理地产生了感激之情。

  2013年美国FBI数据库显示约8%的绑架案受害人表现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倾向。

  因此不仅针对绑架案件,其实许多人已经无意中成了生活中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人质”。

  传销组织企图使下线成员完全服从,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们出现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这么一套系统化培养下线的流程下来,也就酿造了许多无辜者落入传销陷阱的案例。

  被欺凌的一方长期忍受着施暴者的恶行与摧残,内心却在为对方寻找各种各样的借口。

  但更多的受害者则是在被施暴后难得的一丝关心与忏悔中找寻安慰,进而从心里接受并认可这种行为。

  商家抓住大众偏爱实惠的购物心态,推出事先提价之后再大力度打折的产品吸引消费者。

  最后发现花费了更多不在预算范围内的开支,还对默默压榨钱包的电商平台感激不尽。



上一篇:台湾渔获年年减 白鲳由每斤800涨至1600新台币


下一篇:【世界说】美媒:堕胎权被推翻让美国女性囚犯处境更糟 对有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