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能教学

当前位置:主页 > 技能教学 >
郭德纲苗阜恩怨总盘点从蜜月到互怼只因为利益之争
发布时间:2022-08-02

  郭德纲苗阜之间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针尖对麦芒,两人也有过一段“爱过”的蜜月期。

  苗阜在西安崛起并不是一蹴而就,他走过不少弯路,现在网上被广为扩散的黑历史,都是那个迷茫期作出来的。

  而苗阜在野蛮发展时期,很明显是在借鉴郭德纲的路子,甚至可以说苗阜最开始是以郭德纲为自己偶像去崇拜的。跟他有类似心路的人,就是相声第二班的王自健。

  苗阜当年给自己立的人设,基本上就是照搬郭德纲——反体制,反官方,反曲协。

  苗阜零几年在小剧场骂姜昆的视频现在还找得到,而当时正是郭德纲跟德云社粉丝群对姜昆敌意最高点的时期。

  姜昆实际上跟郭德纲交集都甚少,而且郭德纲组织孝子贤孙对姜昆发起的几轮攻击,后来都被证明是立错了靶子。而苗阜跟当时的姜昆更是八竿子挨不着,他之所以要在小剧场卷姜昆,理由就是被郭德纲带起来的舆论风气——骂姜昆就有热度。

  骂郭德纲大红大紫只是一句戏言,但在小剧场骂姜昆肯定会换来山呼海啸的掌声,这被苗阜王自健等人多次验证,可行度百分之百。

  但作为一个相声文化相对欠缺的西北城市,苗阜光靠反体制人设是远远不够的,青曲社零几年发展确实举步维艰,甚至还比不过珍友社。

  所以当时苗阜能够做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跟郭德纲示好,借助郭德纲的成功经验也好,德云社的宇宙级热度也好,反正贴得上就各种往上贴。

  2009年郭德纲搞德云相声联盟,除了北京这个主战场之外,武汉的天乐社,西安的青曲社就是德云联盟的两大外援,而苗阜当时的积极性明显更高。甚至到后来德云相声联盟解散,又赶上八月风波,张伯鑫等人都公然与郭德纲划清界限了,苗阜依然坚决站在郭德纲这边,多次在微博上力挺郭德纲跟李鹤彪。

  2010年郭德纲去西安宣传他的烂片~~~不对,拯救电影行业的鸿篇巨作《三笑才子佳人》,苗阜亲自送上祝福花篮之外,还把其义父郑文喜老爷子临终前录制的《张双喜捉妖》三小时十四分钟孤本录音交给郭德纲,作为两人基情的见证,时至今日也仍然被不停翻出来念叨。

  郭德纲派自己徒弟马鹤琪去西安加盟青曲社,从后续的发展,以及当时马鹤琪的种种操作来看,很大概率是为了在西安开分店所做的踩点。

  但郭德纲估计也害怕自己压不过苗阜这个地头蛇,所以马鹤琪是退出德云社以后,再加盟的青曲社。大概就是想给苗阜传递一个信息,马鹤琪不是来踩点,就是为了取经弘扬传统文化的。

  当然了苗阜并不是傻子,可碍于自己跟郭德纲师兄多年来的你侬我侬,也不能明着把人家轰走。所以苗阜不但接收了马鹤琪,还给了他全社最高的工资。

  可人家马鹤琪是来踩点的,怎么可能接受青曲社的贿赂呢,短短一年时间,马鹤琪先后加盟了青曲社、珍友社、德笑堂、天禧苑、福宝阁,算是把西安相声市场彻底摸遍了。接下来就是跟师父执行第二步计划,拯救西安相声市场了。

  在正式开业之前,苗阜跟郭德纲的关系已经走到了冰点。第一两人的微博互动进入了静默状态,第二在西安德云社开业前的记者发布会上,郭德纲霸气十足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种说辞就不是砸场子,而是直接拆迁来了。感情人家西安十来家相声茶馆,之前一直都在给西安人民演对口新闻联播呢。

  苗阜虽然还是给西安德云社送了开业祝福花篮,但两人未来的走势,避无可避的只剩口水仗了。

  西安德云社具体的关闭原因,郭德纲前后给了两种说法,第一种是场子问题,德云社跟易俗社(容易三俗的社团)合作,易俗社出场子,德云社出演员,账目五五分。可后来文化部门下了文件,易俗社是秦腔的圣地,不能用来演相声,于是德云社退出西安市场,归还了场地。

  第二种是在《老郭有新番》中,明确表示没有同行迫害,只是因为西安地方太偏远,演员无法顺利调配,人工成本太高,所以无法继续运营。

  第一种说法不靠谱的地方在哪里呢?易俗社并不是只能演秦腔不能演相声,否则当初德云社也不可能通过审批,而且持续营业半年多。而且就在西安德云社关门之后,苗阜还组织青曲社在那里演了“纪念陕派相声开山祖张玉堂先生专场”,也没见被相关部门叫停。

  第二种说法是郭先生近些年转型之后,给自己找补的生意口。因为他可能忘了,当年自己跟马鹤琪在微博上是怎么骂苗阜的,就差直接说苗阜给西安德云社邮寄炸药包了。

  而在西安德云社开业期间,确实有观众在台下起哄,并且各种喝倒彩捣乱的。当然从阴谋论的角度来说,孝子贤孙们也坚信这是苗阜找来迫害郭德纲的。但这毕竟没有证据,而且从现实情况来分析,德云社的相声风格确实跟西安观众的审美对不上,首先西安方言梗对于北京演员来说拿捏不住,而郭德纲标榜的至高无上太平歌词,对于西安本地人来说,确实不如吼一嗓子秦腔得劲儿。

  另外在人才调配上,德云社确实做不到把台柱子定期往西安送,卖得门票钱还不够车马费的。而郭德纲最开始的初衷,就是希望所谓的“封疆大吏”马鹤琪能够把西安德云社顶起来,自己在北京躺着数钱就行了。

  可马鹤琪终归不是当封疆大吏的料,而作为一个被寄予厚望然后一败涂地的打工仔,在面对师父师娘等管理层的问责时,把黑锅甩给同行苗阜,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一种操作,或者说这本来就是神社的企业文化。

  一个莫名其妙背了黑锅,一个远征失败但梗着脖子不认怂,于是在后来的微博上,我们就看到了郭德纲跟苗阜各种含沙射影的互怼,而且每次都能上热搜。毕竟作为两方的支持者来说,找茬撕比比相声可哏儿多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德云社西安分社为什么开不下去?


下一篇:沃德传动公司自主创新 五年完成“三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