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用文档

当前位置:主页 > 实用文档 >
证监会介入 中粮系“温柔”化解9月连豆逼仓危机
发布时间:2022-06-23

  8月19日,大连商品交易所黄大豆1号9月合约猛烈振荡,在当日上午创出该合约2816元/吨的历史最高价。然而,高处不胜寒,该合约期价在随后5个交易日内连续下滑,8月25日跌到了2566元/吨的价位,持仓量也滑落至68000手,远远落后于市场上今年11月和明年1月合约的持仓水平。

  至此,几个月来闹得沸沸扬扬的连豆9月合约“逼仓”危机终于化解,市场风险基本释放。

  据悉,曾自称是“天然多头”的中粮系在9月合约中的巨量持仓曾让市场瞪目。在交割期到来前夕,中粮没有以市场前一段时间预料的激烈方式行事,而是最终以怀柔手段,相对温和地化解了市场前期积累的逼仓风险。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市场危机化解,可能主要得益于交易所稽查和证监会瞩目的威慑作用。

  “对期货品种开展较大规模稽查工作,在近两年尚属首次。这种稽查一般是在市场蕴含潜在风险的时候才会进行,它更深的意义是对期货的多空双方起到了威慑作用。”业内人士如是评价。

  8月18日,在市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BOT)大豆期货的远东盘报价出现异常波动。

  当日该市场上11月主力合约跳空高开,成交活跃。收盘时,CBOT远东盘11月大豆合约的价格为580美分/蒲式耳,成交34468手,而这两个数据在前一交易日分别仅为549.6美分/蒲式耳和721手,即11月合约一天内价格上涨超过6%,成交暴增47倍强。

  据上海某期货公司专业人士介绍,CBOT的远东盘主要参与者是中国和日本的厂商,中国的参与者也主要是中粮系统下属的公司,其它期货公司参与的很少。而该市场上期货价格一般非常平稳,出现这种异常,“应该是有机构在进行大规模操作”。

  8月19日,在2750元/吨以上的高位横盘第七天后,连豆9月合约上演惊人一幕。当日该合约在2800元/吨价位上跳空高开,随后价格迅疾上冲至2816元/吨。但同时持仓量却大幅减少,至收盘时,持仓减少超过8万手,接近该合约市场总持仓量的50%。业内人士分析,在期价居高不下、市场又无货可交的情况下,空头砍仓出局,多头顺利平仓,将盈利安全落袋。

  大商所公布的持仓数据显示,9月合约卖出方的席位主要位于以“中粮期货”和“中粮集团”为首的“中粮系”各期货经纪公司上,而据市场人士分析,中粮系也很可能有足够的中外联通渠道和能力。

  尽管记者向相关机构求证未果,但多位市场人士推测,“中粮系”的操作可能有如下嫌疑,即通过在CBOT远东盘上大量买进,拉起国内期货价格,然后在高位顺利将手中大量多头持仓获利了结。

  不过业内人士也表示,中粮系在2700~2800元/吨的区间内,通过这样的方式,相对“柔和”的平仓,顺利化解了前期已经日渐积聚起来的“逼仓”危机。

  据格林期货专业人士介绍,“中粮系”以“中粮期货”和“中粮集团”为旗舰,在期货市场上纵横驰骋,声名显赫。它曾凭借雄厚的资金和现货实力,在1995年的绿豆期货搏杀中击溃对手——大券商南方证券。而在连豆期货的运作之中,“中粮系”更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在连豆9月合约中,中粮系统内多家公司的席位上交投活跃,而且基本为多头持仓,成为绝对多头主力。有关数据显示,“中粮系”的多头持仓曾一度超过了8万手,而根据国家粮食局的调查结果,市场上已经没有可以交割的国产大豆,大商所公布的库存实际也仅有3.2万手左右。

  据此,市场人士怀疑,中粮系当时是在逐步实施“在连豆9月合约上让空头无货可交,实现逼仓”的计划。

  面对质疑,8月6日,中粮曾对外发布澄清公告,称其为天然的大豆多头。中粮集团下属5家大型油脂加工企业的套期保值业务,通常都通过中粮期货这个跑道来完成,即他们的做多是生产经营所需。

  东海粮油工业有限公司贸易部朱海华在接受记者询问时称,“我们这里几乎不用国产大豆。”黄海粮油工业有限公司采购部王小姐也声称,“国产大豆用量很少。”北海粮油采购部一位人士表示,“我们的原材料是蚝油而不是豆子。”大海粮油工业有限公司、东洲油脂工业有限公司的有关人士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

  “给不用国产大豆的企业在期市做国产大豆的套期保值,中粮是天然的大豆多头和套期保值之说显然并不尽然。”一位期货界人士评价道。

  8月初,大商所的几批调查人员开始对“中粮系”和有关大户进行调查。“如果任由形势继续发展,到9月15日交割日,中粮若逼仓成功,后果将不堪设想,” 北京龙电期货的研究员李庚分析,“大商所不会坐视不理。”

  大商所研究部的人士认为,调查只是交易所的一个日常工作。而首创期货的黄晓则认为,此次调查的动静和力度都很大,其实是一个“立案稽查”,不仅仅是日常工作。

  截至记者发稿前,大商所表示对中粮进行调查的结果尚没最后出来,还不便透露。但据李庚分析,对中粮的调查不外乎其有 没有违规分仓以及资金来源等问题;对中粮而言,资金的调度不成问题,最容易查出来的还是违规分仓。

  “大商所在市场中处于‘前线’的地位,”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的研究员李磊说,“毕竟大商所应当对多空双方都知根知底。任何一方的介入、持仓,交易所都很容易掌握。”

  “大商所的调查要达到效果,更多还是依靠在多空双方之间进行斡旋,也就是向双方澄清利害关系,从而最后说服双方减仓。”李磊称。

  同时,龙电期货李庚指出,9月大豆合约一度聚集的逼仓风险,还可能引发交易所的市场风险和信誉风险。如果9月合约风险处理不当,继续扩散,甚至可能转变为整个期货行业的系统风险,从而导致投资者和社会各界对期货市场的基本功能失去信心。

  据透露,“证监会期货部也很关注9月连豆‘逼仓’危机,并责令相关部门认真调查”。对于此说法,证监会期货部一位人士在接受记者询问时,以“不便”为由,没有给予正面回应。

  对于大商所介入9月合约调查一事,“中粮系”的掌门人,中粮期货的董事长于旭波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大商所进行调查是交易所的权力”。但他没有对中粮系近期减仓是否与此次调查有关的询问作回答。



上一篇:昆明试图通过女性“温柔执法”化解城管冲突


下一篇:杭州市首支女子城管执法队上岗 温柔化解老大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