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网站首页 >
斯里兰卡内战中印之间的隐秘较量印度损兵折将还赔了总理
发布时间:2022-07-30

  斯里兰卡作为一个热带岛国,宛如印度半岛上的一滴眼泪,镶嵌在广阔的印度洋海面上,有着“宝石王国”、“印度洋上的明珠”等美称。然而,与其海滨度假胜地的美名同样远扬的还有岛上激烈的民族冲突。

  斯里兰卡独立以后,僧伽罗族人作为占据岛上人口总数74%的原生土著民,执掌国家大权,在此期间,斯僧伽罗族和泰米尔族之间的矛盾不断,长期的放任发酵,事态不断扩大,直至斯里兰卡内战全面爆发。

  泰米尔人是早期英国殖民斯里兰卡时期,从印度马德拉斯省招募至斯里兰卡种植园充当廉价工人的劳工。因此,无论是早期还是现今,斯里兰卡的僧伽罗族仍依对泰米尔人嗤之以鼻,时常用歧视的目光看待这群殖民时期迁移过来的移民。

  当然,造成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矛盾的死结,并非简单的外来移民问题,因为如此,僧伽罗人大可一直保持原住民的优越感,对泰米尔人实施怀柔招安政策——但是事实上,这群被他们投以蔑视目光的外来移民,曾经一度把持着岛上的大小事务。

  殖民当局扶持泰米尔人占据各方面的主导权,而斯里兰卡当地居民却一直认为这些泰米尔人及其后代都不是斯里兰卡人,而是印度人。

  并在斯里兰卡独立之后,斯政府解决泰米尔人国籍问题时,明确表示,97.5万泰米尔人,斯里兰卡政府只接受30万,并相应的给予其斯里兰卡国籍,印度需接收52.5万,并在15年内遣返印度,剩余15万留待以后分批解决。

  泰米尔族人一开始只余30多万人留在岛上,但在近年的斯政府人口普查中却占到了18%的比例,这无不在昭明,随着泰米尔人比例的不断增大,斯政府需要对泰米尔人的政治、经济、教育、就业等问题进行重视。

  可事实是,斯里兰卡独立以后,以僧伽罗族人为主导的斯政府对泰米尔人进行了严重的种族歧视,这一政策主要表现在教育领域。泰米尔人居住在自然条件恶劣的北方省和东方省,因此泰米尔人一直将读书升学作为唯一的出路。

  在斯里兰卡族人将“教育就是土地”喊得震天响之际,泰米尔人的文化水平普遍高于僧伽罗人,在政府机关中任职的泰米尔人所占比例不低。

  面对这一现状,僧伽罗人执掌的政府精英希望保持对政府权力的垄断,开始接管教会学校,改实施双语教学为僧伽罗民族语言教学,同时为泰米尔学生升学设置重重障碍。

  如设置不同的分数线次改变录取办法,这一连串做法使得泰米尔族人大学生人数锐减,不足改革前的一半。

  这一连串赤裸裸的歧视欺压政策直接导致泰米尔人提出了“武装斗争”的纲领,在泰米尔人寻求提高民族地位无果后,泰米尔联合解放阵线以建立“独立的泰米尔国”为宗旨成立。

  第一,错在以激烈而粗暴的方式对泰米尔人进行族群歧视;第二,错在对泰米尔人进行了政治、文化、宗教上的冒犯之后,没有足够的兵力平息叛乱,这无异于将国家至于水深火热的内乱之中。

  印度是地区性强国中最具对外干预传统的国家,一面极力排斥区域外国家介入南亚地区事务,一面对本地区国家实施了不同程度的控制和影响,极力塑造“以印度为中心的南亚秩序。”

  印度泰米尔纳杜邦6000多万泰米尔人和斯泰米尔人在血缘、语言和文化上都有着广泛的联系,在内战期间,印度泰米尔人就时常为反动猛虎战队运送物资,为此斯里兰卡政府多次对印度政府表示不满。

  可事实上,为猛虎战队提供战备物资当真只是印度一个地区的人们的一厢情愿吗?这其中,当真没有印度当局的默许和暗中支持?

  斯里兰卡地处南亚次大陆的南端,西北隔保克海峡与印度半岛相望。斯里兰卡与猛虎组织之间的冲突持续了将近30年,不仅严重破坏了斯里兰卡国内的经济建设,战火更是波及周边国家和地区。

  因此,一些国际组织和国家一直以来都试图以各种方式对斯里兰卡战局施加影响,以求敦促内战早日结束,联合国、欧盟等国际组织多次发表声明呼吁斯里兰卡双方停火,以求保护岛上平民,美国、日本、中国多次从中斡旋,并为其提供人道主义救助和经济重建援助。

  其中,印度对斯里兰卡战局的影响最为持久。深远、政策动机最为复杂,同时也最具争议。印度之所以接入斯里兰卡内战,这与地缘政治、政治和安全利益、民族和宗教纽带脱不了干系。

  第一个阶段大致为1983年7月至1987年7月。在此阶段内,印度公开支持斯里兰卡泰米尔武装部队争取更大的自主权。一方面,印度利用地区大国的舆论优势谴责僧伽罗族人歧视斯泰米尔人的行径,并称斯政府是在进行“有组织的种族清洗。”

  首先,从地缘因素上说,印度是斯里兰卡的近邻,斯里兰卡西北部是斯里兰卡民族冲突最为激烈的地区,这里的战火不可避免会波及保克海峡对岸的的印度南部地区,因此印度对斯里兰卡战事的干预处于安全与稳定的理由,可谓是师出有名。

  其次,由于印度的外交具有民主主义色彩和宗教主义倾向。由于印度生活着多数泰米尔人,因此在印度南部的泰米尔人与斯泰米尔人借同宗同源这层关系,在内战时期也理直气壮地互通往来,印度甚至以资金、物资、训练地方式间接支持泰米尔激进民族力量。

  另一方面,印度当局考虑到直接支持泰米尔恩成立“泰米尔国”必然会刺激印度南部的泰米尔人要求独立,因此印度一面毫不掩饰地干预斯里兰卡内战,一面小心地把握着支持力度和尺度,以防止本国泰米尔人的连锁反应。

  第二个阶段,即从1987年7月至1990年3月印度军队从斯里兰卡撤离。在这个阶段,印度更为赤裸地运用政治和军事手段对斯里兰卡局势进行干涉。

  一方面,印度极力敦促斯里兰卡政府和泰米尔武装组织通过谈判达成协议;另一方面,印度直接出兵入驻斯里兰卡,以军事手段确保《关于在斯里兰卡建立和平和正常状态的协议》落实。

  第三个阶段,即从《关于在斯里兰卡建立和平与正常状态的协议》被破坏后至2006年6月。在这一阶段,印度尽管尝到了干涉斯里兰卡内政的苦头,在相当的一段时间内奉行“不介入”政策,无意再次介入斯里兰卡民族冲突。

  然而,正当印度打算在背后坐收渔翁之利时,更是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禁止“猛虎”组织利用印度南部领土,以保护斯里兰卡政府和泰米尔武装组织达成的和平计划。

  此刻由印度一手养大的“猛虎”组织却大为不乐意,尤其是在印度政府倒打一耙,对“猛虎”组织进行断绝支援和捕捉成员的警告活动后,这只被宠坏了的“猛虎”彻底翻脸了。

  1991年5月,“猛虎”组织策划了大张旗鼓的袭击案件,多次大难不死的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没能否极泰来,在准备派遣维和部队进驻斯里兰卡之际被炸死。

  正是因为在深陷斯里兰卡内政的过程中,印度可谓是折兵损将,财资损耗不小堪称颗粒无收,拉吉夫·甘地的遇害更让印度当局意识到,“猛虎”组织完全难以沟涉,喜怒无常,简直是活生生的白眼狼。

  因此,在第四个阶段,也就是2006年7月,在印度的支持之下,斯里兰卡政府对“猛虎”组织发动总攻,直至2009年5月“猛虎”组织投降,斯里兰卡内战结束。

  印度在参与斯里兰卡内战过程中有多尴尬?前期以“猛虎”组织的同宗亲缘粗暴插手斯里兰卡内政,将所谓的“不结盟”政策丢到一边,大喊“大家都是好兄弟”,妄图在内战中搅稀泥。

  可当总理拉吉夫·甘地遇害之后,便以报复性姿态对“猛虎”组织进行了打击,甚至于全力支持斯里兰卡政府清剿“猛虎”组织余党。

  甚至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针对准备准备斯里兰卡军队的“战争罪行”及囚犯人权状况进行相关调查时,印度当局快狠准地将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列为了恐怖组织严词打击。

  印度和斯里兰卡的博弈中还有中国因素?事实上这其中的中国参与并不以中国直接干涉斯里兰卡内战为表现形式,而是在于印度为了遏制中国影响力的南亚地区的拓展,主动拉近同斯里兰卡的关系。

  正是因为中斯关系在历史上长期稳定发展,两国在争取印度洋成为和平区、反对某个超级大国为争夺海洋霸权扩大领海的行动中取得了良好的合作。

  早在进入21世纪后不久,中国就取代印度成为了斯里兰卡第一大贸易伙伴,印度眼见着中斯关系的一步步改善,心头越发焦急。

  虽然中国在新冠疫情期间再次成为了斯里兰卡第一大贸易伙伴,但彼时,印度在斯里兰卡内战期间对斯政府采取了一系列软硬兼施、威逼利诱的政策,以削弱中斯两国之间的往来——而事实上中斯关系也受到了不可避免的影响。

  在印度的臆想中,中国正常发展的影响力扩大而密切的中斯关系,是中国蓄谋冲击印度在区域内的主导地位及在斯里兰卡的影响力,甚至是正在一步步侵蚀印度在南亚以及在印度洋的影响力,印度对此心怀怨怼。

  同时,为了制衡当时对斯里兰卡虎视眈眈的印度,斯里兰卡当局利用中斯关系企图深化与中国的关系。

  一定意义上说,斯里兰卡在内战期间及内战结束后一段时间保持同中国的友好关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印度心怀芥蒂,希望获得域外国家的支持,以制衡印度,即充分利用对中外交的实用性。

  至始至终,印度对于斯里兰卡一个小小的岛国而言,他都是一个大国,距斯里兰卡只有十几海里的大国,这是印度及其领国不能避开也不容忽视的一个问题。因此,与其与枕边虎狼谋皮,不如利用域外大国的影响力,从中转圜牵制,以获得一线生机。

  印度国内甚至不止一位时政评论家分析道:“没有一位斯里兰卡领导人会放弃对印度打‘中国牌’。越来越多相信,中国在斯里兰卡的‘存在’会迫使新德里对斯里兰卡友善。”对于这一点,斯里兰卡知、印度知、中国也不糊涂。

  正是因为深知斯里兰卡利用中斯关系,在中印之间徘徊的本性,中国才对拉贾帕克萨回应“中国和印度对于斯里兰卡有何区别”时,反应大度和平和,这位斯里兰卡总统如是说道:

  “中方人员会在中国援建汉班托特项目工程竣工后离开斯里兰卡,而印度人却可以留下。这就是斯里兰卡对中国和印度的区别。”

  这一态度,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可以直接代表中国因素在印斯关系中的存在意义。

  近三十年来,尽管斯里兰卡国内局势因内战长期动荡不安,但其经济却保持较快的发展势头,这一发展除却自身政策的助益外,还离不开国家社会的大力支持,其中中国和印度等邻国的援助和支持不可或缺。

  自此实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一些有能力、有胆识的企业积极践行“走出去”战略,全面参与周边国家建设,这一行为既获得了较为丰厚的经济回报,又加深了同周边国家的友谊于合作。

  然而,正是因为印度长期将斯里兰卡视为自己的后院和势力范围,面对斯里兰卡优越的地理条件和投资环境,成为中印两国企业共同青睐的理想地的情况,印度怀揣着不安,大肆造谣中国公司承建汉班托特港口是对印度实施“珍珠链”全包围战略的组成部分之一。与此同时,一方面在经济上安抚斯里兰卡,另一方面理由军事和政治手段对斯控制,以此来抗衡中国在斯的影响。

  中国对斯里兰卡的投资与合作项目转型升级,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国最先走向斯里兰卡的企业,大多投资技术含量较低的产业,如活性炭、深海捕鱼、自行车厂、橡胶木加工厂、玩具厂、汽车组装、摩托车生产线、中医医疗中心等。

  近年来,随着中国高科技产业“走出去”的步伐加快,斯里兰卡经济和社会逐步发展,中国公司开始进军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行业。道路建设、码头和桥梁等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都有了中国的身影,中国工人开始与斯里兰卡交通部、铁路局、航空港口等相关部门交流承揽机场快速铁路项目。同时以中兴通信股份有限公司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为代表的互联网和电信巨头纷纷来华拓展业务,为斯里兰卡提供互联网通信业务。

  而对比中国 ,印度在斯里兰卡投资则更为全面而系统。印度对斯的全面投资开始于斯里兰卡内战结束后,印度以帮助斯里兰卡重建为名,不断在斯扩大影响力。其中包括了能源、铁路建设、安全、电力传输网、铺垫深海电缆等多项协议和备忘录。

  此外,印斯两国经济合作方面的显著特征是印度对斯里兰卡的政治辐射影响两国经济往来。双方除却进行必要的经济合作外,还加强了司法合作、为女性从商就业提供便利、遣返罪犯、加强双方文化交流等六项谅解备忘录,政治色彩十分浓重。

  中国在斯的投资和建设进一步加强了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中斯双方具有共同利益——印度口中所谓的“珍珠链”也不过是为了确保中国进口原油的运输安全。因此,于情于理,中国并不会放弃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加强与斯合作。

  但中国也需要做好心理准备,斯里兰卡总统曾有言:印度和其他只限于商业项目合作的国家不一样,印度在斯里兰卡的位置不可取代。这侧面说明今后中印在斯里兰卡的竞争会更激烈。



上一篇:超推荐的几部美剧好看过瘾肾上腺素飙升


下一篇:白岩松:北京文化离不开包容、开放、创新